穿越峽之路Crossing the Straits

【空場藝術家展覽資訊|《穿越峽之路Crossing the Straits》】

展覽藝術家:高雅婷、王鼎曄

展覽主題:臺灣藝術團體的自我組織與跨國聯盟

展覽日期:2017/4/8-2017/4/30
展覽時間:Tue.-Sun. 12:00-19:00
展覽地點:Run Amok Gallery 冉阿末藝術空間
活動網址: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events/1388485854505528/

展覽資訊:
「在幢幢黑影裏/那個外地人以為到了自己的城市出去時/卻驚異地發現不是一回事/說的是另一種語言/有另一片天」〈外地人〉,波赫士

橫跨兩處鄰近陸地的海,稱之為海峽,於兩山間的船道,輸送著文化、語言及血液。曾經,渡海即穿越了另一處國度,穿越了文化的同溫層,在現代化後,佔領、殖民或交流的頻繁,使得空間與時間層疊,交雜著國與國間的衝突與情感。海峽如同連接著多重文化相互影響的道路般,建構出繁複、無法一言以蔽之的文化樣貌。

馬來西亞沿岸的檳城喬治市,在大航海時代中即成為了國際貿易的其中一員, 歷經早期華人的拓墾、英國殖民、多重文化移民及馬來西亞的獨立建國後,因其多元文化風景於2008年被列入聯合國世界文化遺產名錄。檳城喬治市反映出時間長流中、多重拼貼下的文化樣貌如何緩步成為當地的文化主體。

如同相鄰著麻六甲海峽的檳城喬治市,臺灣海峽旁的臺灣同樣地有著複雜難以釐清的文化影響。從原住民的南島文化、早期華人移墾、日治時期、美援時期等。在多重文化洗禮之下,臺灣的創作者在不斷地詰問、反思及接受中,重新想像國界,重新思考疆域,或許這亦正是解除單一文化主體的意識形態,追尋「未完成主體」的可能契機。此次展出的藝術家:楊茂林、陳擎耀、王鼎曄及高雅婷即是在不斷突破原有文化主體的框架,在不斷反芻種種意識形態中,建構出創作中多重、繁複的文化樣貌。
1990年代楊茂林的「熱蘭遮記事」系列創作中,楊思考著何者能放置於臺灣主體框架下。作品將曾統治臺灣的外來政權17世紀來臺的荷蘭提督雷爾生、率兵登台的鄭成功頭像下方寫上「Made in Taiwan」,何者製造了臺灣?誰成為臺灣?以降的系列作品中從青少年次文化到宗教圖像的相融,同樣地藉多重文化指涉國家、指涉個人,在反覆探詢中重思自身文化主體的存在。

從早期的攝影作品始之,陳擎耀的創作中多藉他國歷史圖像,以詼諧的方式,重新將圖像安置於新的敘述模式下。在形似日本文化的形象下,陳擎耀碰觸各地不同文化對臺灣或他個人所造成的影響。藝術家思考殖民文化下,種種看似輕浮的動作與形象,吸引著觀者重新思索與異地間的關係。陳擎耀近期的作品中,結合自身的臉孔與多國政治人物肖像,裝扮成他國之人,敘述著一則則異地笑話,使心中主體、疆界同時建構與崩解。

王鼎曄2015年於馬來西亞參與喬治市藝術節時創作的作品《Smoke Gate》中,漸漸顯露於白色雲霧中的人臉,一個個的陷入狂喜,陷入顛狂。王鼎曄讓模特兒在鏡頭前盡情的狂笑,如同之前的「電擊肖像」系列作品中,藝術家思考在不停換置統治者的政治情境下,人們如同持續處於動盪中,於瘋狂、理性間反覆地交錯。

同樣地,高雅婷因2012年於美國佛蒙特駐村時,感受到家鄉與異地間難以言喻的密合感,而深覺文化殖民如同於異種蜂巢內產卵的杜鵑蜂般,在多種文化的浸淫下,異國文化何者何時就已深深的影響了我們?在高雅婷的作品中結合了歷史圖像、大眾文化及個人生命成長歷程的圖像,在繁複的圖像語言中,高雅婷的符號指涉的即是一種藉由圖像思考自身主體的過程。

在長時間被殖民的歷史中,我們早已無法純然地說明什麼是臺灣文化,在不斷地刪除、剪下、貼上、新增中,我們建造異文化的屋,欲拆除卻拆不盡,累加的過程中,成為了當下的異邦、成為了臺灣。

想像著一條通道,從臺灣海峽到麻六甲海峽。在穿越吸收多重文化的峽之路上,我們於大航海時代中相逢、我們在殖民史中相逢,我們在現代化中相逢。在不斷地與他人相遇及交錯中,我們建構,再不斷地拆除,在經意與不經意間,逐步成為今日的我們。